Clair缩在被子里

errrrr各种痴汉吧……有灵感了就写东西……希望有一天能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APH:坚定仏厨(我永远爱波诺弗瓦——)卢森洪哥厨 Dover不拆
RWBY:Blake YB
海贼:索隆山治罗宾姐
地花:花子君 花宁
Clamp:可鲁贝洛斯
灰姑娘女孩:涉谷凛
阳炎:kido
七小子:尼可夫 小子
月歌:长月夜 阳夜
ow:瑞破 r76
Villainous:纸袋 dem
魔嫁:璐兹
迷宫饭:玛露希露

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七七生贺w

·七七生贺
·最爱我滴七七

「七月七曝衣、书。其夜,女儿夜穿针、结彩,为乞巧会。」

七夕这天对七七来说并没有什么过于特殊的,虽说自己是七夕节出生理应过个生日才对,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反应,也许是因为之前家里父母的原因,七七只想过个乞巧节而已。

如往常一般早起,挑水生火便要给一大家子人做早餐,然后目送他们四人闹哄哄的出了院。叹口气嘀咕着“这群人怎么老闹晚上回来晚饭全弄糖葫芦好了”下边收拾了桌子洗净碗筷。

前些天已经采购了要用的东西所以七七今天并不打算出门,她倒了面粉和水揉成面团揪成一小个一小个的饽饽放进蒸笼,架上火变开始蒸。随手在围裙上擦两下小步走进房间拿出一块方布,层层叠叠的掀开是她自己珍藏的最好的布料。

虔诚般用皂角洗净了手擦拭干净,拿出针熟练的穿上线在末尾打个疙瘩,扎进布料,里要绣的图案自动在脑海里生成,看着针头上下翻飞,红线随着针尖穿过布料在留下图案在上边。

算着时间抬下蒸笼,打开铁盖的一瞬间白气扑面而来充实了本就不大的厨房,七七挥手散开白烟把饽饽一个一个用筷子夹出来,筷尖蘸了食用颜料点上红色,呼口气算是完成了。

“七七!今天晚上吃什么啊!”夜宵第一个冲进厨房望着刚出炉的饽饽流口水。“我可是大老远的就闻到味道慌里慌张就跑回来了!你可得做好吃的安慰我这可怜的肚子。”说罢还装作一副可怜样子摸摸肚子。

“你就知道吃,说你还会做什么,我要你何用。”君璇衡倒是踏着急步紧跟在后,还喘了几口气,毫不客气就给夜宵脑袋上敲了几下,“早晚得解雇你。”

七七叉着腰看着两个大老爷们一边喊着“烫烫烫”一边哈着气手里不断来回抛着饽饽张口就要吃,眼尖的发现夜谭提了什么东西站在外边,连夜阑手里都有两包。“夜谭哥你提了什么?要不要我放进来。”

“啊!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七七你忙你的啊哈哈我先回房间!”她就看到君璇衡忍着烫一口把饽饽塞在嘴里推了夜谭就走,还特意回头一直招呼夜阑把手里的东西拿走。什么嘛反正他们有事瞒着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样想的七七收拾收拾东西开始准备晚饭。

“吃饭了快来——晚饭!!”七七在桌上摆了碗筷大声叫了好几声都不见他们几人出来,到外边看时发现夜宵说着“老板七七出来了!”窜进自己的房间。

“夜宵你给我出来干什么进我房……”大步追上去推开房门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到夜宵笑嘻嘻的站在一旁,夜阑是跟平常没什么两样的表情,君璇衡有些紧张一直在瞟夜谭,夜谭倒满不在意僵硬的面带微笑站在门口。

“七七……咳!”装模作样的咳两声,君璇衡起身提起一个袋子抖出里面的东西,“那个今天你过生,所以我们都给你买了礼物,生日礼物哦!”

说着便拿出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至少有三个袋子,“都是我选的,你待会赶紧试试合不合身……”

“老板说完了到我了!”夜宵跳出来举着自己的袋子,“代表我跟夜阑一起的,炒爆栗被我吃完了结果老板还数落我干嘛要吃给你买的,”他得意的笑了笑,“机智如我给你重新买了烤鸭!香吧!”

“是你自己想吃吧。”七七毫不犹豫的给他翻了白眼,顿时火花从两人眼中闪出,雷光四溅。

“最后是我的。”夜谭轻声开口给七七看了一直放在地上的口袋,“我想女孩子应该都要做这些事情玩一玩,听商铺老板说是刺绣的时候能架在地上然后会比较方便,”他看了眼君璇衡,“主人也支持买这个,说看你平常一直用手拿那种圆环环看起来很累。”

七七还有些愣住了,上次收到礼物是何时?大家见她没反应还有些慌张,七嘴八舌的“七七你是不是不喜欢啊”“七七你怎么不说话”“诶七七等着我们拿去给你换啊……”

“不是……我很喜欢。”她停了停哽咽着擦去还没掉下来的眼泪,“才不是不喜欢。”

·开头引自《东莞县志》,其他地方借鉴百度百科,本来还想写一下对月穿针什么的errr结果就一不小心跳过了,还是修仙这出来的,但是还是要表达对七七的爱,生日快乐七七ww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