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ir缩在被子里

errrrr各种痴汉吧……有灵感了就写东西……希望有一天能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APH:坚定仏厨(我永远爱波诺弗瓦——)卢森洪哥厨 Dover不拆
RWBY:Blake YB
海贼:索隆山治罗宾姐
地花:花子君 花宁
Clamp:可鲁贝洛斯
灰姑娘女孩:涉谷凛
阳炎:kido
七小子:尼可夫 小子
月歌:长月夜 阳夜
ow:瑞破 r76
Villainous:纸袋 dem
魔嫁:璐兹
迷宫饭:玛露希露

·大鸟
·ooc有

大少爷贴在玻璃窗上,哈出的白气让他没办法看清房间里的人。他擦掉薄雾重新看进去,没有一点动静的房间里能让人感到有生机的也就是那台“滴滴”叫着的心跳仪。

泽雀出事了。

这是大少爷保持清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小区熟识的老太太都惊叹道,
“这小子,从来没看他这么慌慌张张跑的跟投胎似的,当心摔跟头!”

监控记录显示对方车辆不知道是失控还是什么突然急转弯冲向人行道,随后就是围观的群众和赶来的救护车。躺在担架上送进去的便是自己心尖尖上的人。

大少爷靠着墙垂下头,脚下摆弄刚踩灭的烟头,被护士训斥一番后乖乖捡起来扔到垃圾桶去。

“病人家属……病人家属在哪?”
“我就是。”护士看了看大少爷,那眼神就像做检查的时候被推进冰冷机器的感觉一样。
“喏,这里自己签字。”草草在确认单上签下名字就能被准许进病房。他看到泽雀头上裹着薄纱,头发还剃掉了一块上边贴了棉纱。

几大步跨过去后大少爷发现泽雀正睁着熟悉的琥珀色眼睛看着他,感觉就跟以前一样。

“泽雀你终于醒了我……”
“你知道我叫泽雀吗?我感觉之前护士叫我的时候也是用的这个名字。”

是在说真的,因为泽雀的眼睛从来不会撒谎,大少爷能从他眼里看出所有情绪,生气的,爱恋的,还有现在的疑惑不已。上次看到这种样子还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根本不认识才流露出的。

“你真好看。”泽雀侧过头请咳一声,用余光去偷偷看他,“是吗……”大少爷有些失落,心里好像缺了一块似的空荡荡的,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个……”大少爷抬起头,发现泽雀正看着他,“虽然这是我醒来过后第一次见到你,但是我可以追你吗?”

评论

热度(2)